ag亚游集团官网-

ag亚游集团官网-

吴京成功的原因非常复杂,他接受过多年的武术训练,经受过香港成熟电影工业的打磨,他的身上天然存在着一些民族、家国的气息,又在合适的时间感知到时代情绪,获得了资源的支持。

文 |徐晴

编辑 |金匝

运营 |月弥

最大公约数

十一假期刚刚结束,吴京的存在感被彻底拉满。

《长津湖》和《我和我的父辈》扎堆上映,前者以抗美援朝战争中的长津湖战役为背景,后者是国庆献礼片系列的第三部,同为主旋律,它们成了国庆档最强劲的竞争对手,也让吴京陷入“左右互搏”的境地——《长津湖》里,吴京是男一号;《我和我的父辈》中,吴京执导并出演了其中的一个单元《乘风》,都是极重要的角色。

长假结束,胜负已见分晓。到10月8日,《长津湖》票房34.65亿,《我和我的父辈》10.62亿。“互搏”之下,吴京成了最大赢家,他的主要电影作品票房已经破了200亿,跻身国内男演员参演电影总票房的第二位,第一位是沈腾。

这个场景有些似曾相识:去年十一,《我和我的家乡》和《金刚川》前后脚上映;前年十一,《攀登者》和《我和我的祖国》同一天登陆院线。这四部片子都有吴京,其中两部,吴京排在演职员表的第一位或第二位。

未来几年,类似情况可能还会发生。打开豆瓣,吴京待上映的电影有十几部:《你好,英雄》《神舟》《索马里行动》《上甘岭之四十三天》……单单看名字,就知道故事要讲什么。

再看吴京饰演的这些角色,不管是登山队员方五洲、航天员刘培强,还是“中国队长”冷锋、炮击手关磊,又或者是烈士马仁兴、连长伍千里……他们是高度同质化的一群人,充满男子气概,崇尚家国情怀,还有牺牲精神……

就像喜剧电影里一定有沈腾一样,主旋律电影里也一定有吴京,他成了主旋律电影的一个最大公约数。

这个最大公约数,同样包括电影之外的世界。

东京奥运会期间,吴京是“全宇宙最好用的表情包”。网友颇有魔性地截了一张他客串《老师好》的剧照。剧照里,吴京微微歪着头,表情严肃,深绿色运动服的胸口,有硕大的“中国”两个字。

奥运会相关新闻的评论区,网友直接用他胸口的“中国”造句:“花花世界迷人眼,中国体操实力显”“没有实力你别犟,中国举重全猛将”……句子后的吴京,有时是体操运动员,双手拉着吊环,双脚平直地伸向前方,有时又是举重选手,头顶上,还有个硕大的杠铃。那阵子,他成了“奥运赛场外最忙的人”。

除了线上,吴京的面孔也常常出现在日常生活的每一个角落。自媒体账号“X博士”专门写一篇文章表达迷思:《为什么北京到处都是吴京?》

他可能出现在商场柱子的公益广告上,也可能闪现在地铁站台的海报里。他做过消防宣传员,提醒民众防范火灾,也穿上过反恐警察的衣服,担当禁毒大使,告诫普通人要拥有健康人生;他还短暂地成为无偿献血的代言人,倡议人们“做他人的英雄”。就连2020年北京电影节的宣传海报上,也有他一个重要位置,用的是就他那张广为流传的“伸手婚纱照”。

成为最大公约数,很难说是吴京的主动选择还是被动接受,抑或两者都有。《战狼》系列诞生后,这些电影角色、公益代言,甚至表情包,都在进一步加深吴京身上承载的集体性情绪和意义。

▲ 消防宣传海报上的吴京。图 /视觉中国

赚了多少钱?

另一个事实是,作为最大公约数的吴京,也从他所钟爱的类型电影中获得了巨大收益。他不仅是知名的演员、导演,更是一个鲜少失手的投资人,他的大部分收入,也是来自于投资这一块。

天眼查显示,吴京投资了两家公司,北京好马文化传媒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好马文化)和北京聚光绘影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聚光绘影),前者持股8%,后者持股2.66038%。

聚光绘影是一家影视特效制作公司,做过《狼图腾》《黄金时代》这些知名电影的后期。吴京参演、投资的《战狼2》《攀登者》,也出现在它官网的作品展示板块。对吴京来说,投资特效公司相当于一鱼两吃,既有资本增值的意义,也可以降低自己电影的制作成本。

而吴京间接持有北京登峰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登峰国际)90%的股权,正是这家公司,频频出现在各大电影的出品方名单里。

猫眼专业版显示,登峰国际是《战狼》系列和《大话西游3》《流浪地球》《银河补习班》《我和我的父辈》的出品人,同时也是《金刚川》《攀登者》《长津湖》的联合出品人。

在国内,按照电影票房分账规则,总票房需要除去特别营业税、电影事业专项资金,以及电影院拿走57%的分成后,剩余的才属于发行方与电影制作方,一部电影的票房,至少得是投资成本的三倍,制作方才不会亏。

在拍摄《战狼1》时,资本并不看好这部电影,以至于吴京后来抵押房产,自掏腰包,东拼西凑500多万投入拍摄。最终,这部成本1500万的电影以小博大,票房收获了5.4亿,制作方分成约1.8亿,吴京的分成在6000万左右。

到《战狼2》时,制作费水涨船高,最初投资成本1.5亿,其中有吴京本人抵押别墅拿出来的8000万。后续拍摄中,电影超支,制作费用达到2亿元。《战狼2》的发行方是北京文化,证券日报公告表示, 北京文化拟定了保底发行方案,总票房低于8亿元,处于8亿-15亿元之间、高于15亿元时,发行方的分成比例会有不同,分别是12%、25%和15%。

《战狼2》最终斩获56.95亿票房,这么算下来,制片方可以拿到约18.6亿,吴京的投资占比40%,票房分成在7.4亿左右。

《战狼》系列之后,《流浪地球》是吴京最明智的投资之一。电影拍摄进入中后期,故事主体和影片质量都已经明晰的情况下,吴京零片酬进组,投资6000万,登峰国际成为出品方,直接把郭帆(北京)影业从第三出品方挤到了第四。

《流浪地球》官方预算成本3.29亿,吴京投资占比18.2%,而最终的票房达到了46.86亿元,按照分帐规则,制作方可以拿到15亿元左右,吴京的票房分红可达2.8亿左右。也有媒体报道,吴京比郭帆拿得多——导演导得好,不如投资投得好。

除了这三部,其他几部电影没有披露吴京的投资数额,但从票房和投资成本可以看出电影是否赚钱:

《银河补习班》由邓超导演、主演,总投资7000万左右,票房8.78亿,投资回报比954%;

《攀登者》的成本并未披露,圈内有人将它与特效相似的《上海堡垒》对标,如果成本在2.5亿左右,最终票房11.04亿,投资回报比是141.6%;

《长津湖》总投资13亿,票房超过39亿可以回本;《我和我的父辈》投资成本5亿,票房15亿可以回本。最后能赚多少,还需要看之后的票房表现。

当然,吴京也有小亏的时候。《大话西游3》由韩庚、唐嫣主演,投资1.3亿,票房3.66亿,《金刚川》投资4个亿,票房11.27亿,都是差一点回本。

只是,小亏的数额与赚到的钱远不是一个数量级的。

▲《流浪地球》是给吴京带来收益最多的电影之一。图 / 电影《流浪地球》剧照

资本朋友圈

国内影视圈里,很难见到吴京这样对资本如此硬气的导演。

《战狼2》上映后,他接受梨视频采访,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:“我不愿被资本强奸。”他伸出一根手指,在空中左右挥动多次,然后指向自己:“中国电影被资本强奸了多少部了?还再强奸我来了?”他顿了顿,“不受。”

吴京确实没有完全被资本裹挟,他对票房的自信和对钱的不屑——大不了就抵押自己的房产拍电影,让他在与资本的关系里占了上风。

吴京曾在主创分享会里提到,他是在北医三院准备做手术时,接到《长津湖》总监制黄建新的电话的,对方邀请他饰演伍千里。当时他左腿受伤,考虑到身体状况,十分犹豫。但担任《长津湖》制片人的于冬,也是博纳影业的CEO,专门告诉他,“(这部电影)没有动作戏”。导演徐克和林超贤也极其看重,直接拍定“那你(的角色)就左腿受伤吧”,让吴京没有后顾之忧。后来,吴京不仅加入了这部电影,他的登峰国际还成为了电影的出品方之一。

其实,吴京与上述几位大佬早有渊源:2019年吴京参演《我和我的祖国》,制片人就是黄建新;《战狼2》的出品方里,就有于冬的博纳影业;2018年的北京电影节上,拍过《湄公河行动》《红海行动》的林超贤,和身为《战狼》系列导演的吴京,也同台出现过。

另一个不被资本裹挟的原因是,吴京的资本朋友圈大多来源于社交朋友圈。

猫眼专业版显示,有11家出品方参与《战狼1》,14家出品方与7家发行方参与《战狼2》,同时参与两部电影的有吕建民的春秋时代、星纪元影视,还有嘲风影视。

吴京与吕建民是多年好友。据《新京报》报道,两人相识于2005年的一场酒局,那时吕建民不是知名制片人、出品人,吴京也不是知名演员、导演,但两人很投缘。当晚,吕建民酩酊大醉,吴京一路把他背回酒店。吕建民形容,吴京“没谈恋爱前,情人节都是我们陪着的”。后来,吴京的每一部电影,几乎都有吕建民和春秋时代陪着。

参与《战狼2》的还有北京文化。当时北京文化的宋歌和吴京已经相识十年,他觉得吴京是“有侠义精神的小伙子”。2017年,宋歌看到《战狼2》的剧本,两天后就决定为影片保底8亿元票房,和聚合影联共同付给《战狼2》各出品方2.17亿元作为保底金,其中北京文化出资1.4亿元。

后来,宋歌又在《战狼2》里友情客串了“樊大使”,票房过8亿时,吴京团队的工作人员还专门制作了一张樊大使的海报,表达对宋歌的感谢。

橙子映像也是《战狼2》的出品方。它的董事长是邓超,第二大股东是光线传媒。邓超夫妇与吴京夫妇多次在电影中互动,谢楠客串过邓超自导自演的电影《分手大师》,吴京则投资了邓超自导自演的《银河补习班》。

《战狼2》的联合发行方来头更大,既有阿里系的淘票票,也有万达电影旗下的五洲发行。这两家入局,对《战狼2》的院线资源有显著的助推作用。

吴京的资本朋友圈不仅大,而且杂。

吴京投资的两家公司中,好马文化让人琢磨不透。天眼查显示,它成立于2019年6月,在网络上难以找到它的经营相关信息,但点开股权结构图,它的最大股东是于谦,持股33%,另外几位股东是乔杉、孙越、马未都等,与吴京一样持股8%。

这样也就不难理解,为什么吴京会客串于谦的电影《老师好》,也不难理解《战狼2》里怎么会出现于谦。

对吴京而言,他的资本朋友圈有一种筛选功能,相信、认可他,才有资格入局,这保证了吴京对电影的主控权。也是围绕着吴京,一张主旋律电影版图铺开了。

▲ 吴京和于谦、马未都等人聚餐。图 / 微博@于谦

为什么是吴京?

拍主旋律电影的导演、资本那么多,为什么只有吴京成了最大公约数?

吴京自己将其归功于时代和机遇:“我不过是拿了一根火柴,用一个小火星把大家的爱国情绪点燃了。”

《战狼》诞生之前,爱国情绪就已经在电影产业里初现端倪。

2007年,香港导演陈可辛的《投名状》在内地上映。刚上映时,发行方说:“这个影片三个亿。”一周后,碰上了冯小刚的《集结号》,但陈可辛完全没有把《集结号》当作对手。

最后的结果是,《投名状》票房2.02亿,《集结号》票房是2.1亿。差别不大,但让陈可辛震撼。他得出一个重要结论:“一部好看的主旋律片上映,可以得到的支持是更巨大的。”回到香港后,陈可辛在自己的抽屉里四处寻找与主流意识形态不冲突的剧本,两年后,有了《十月围城》。

在之后的很多年里,陈可辛的话成了电影行业的某种共识。

《十月围城》上映的同一年,黄建新和韩三平合作导演《建国大业》,首创了全明星阵容拍献礼片的模式,在第29届香港电影金像奖中,《十月围城》拿到了7个奖项,《建国大业》也获得了最佳亚洲电影提名。2011年,《建党伟业》也面世了,票房4.09亿,击败《失恋33天》《速度与激情5》,位列当年电影票房的第六。

这两部电影里没有吴京。那时,他还是电影行业里的“边缘人”。

在吴京的身上,可以看到一个人如何在逆流中调转方向,抓住时代机遇。

吴京6岁到什刹海体校学武,是李连杰的师弟,他们都被袁和平选中,参演功夫片。李连杰出道时,功夫武侠一片红火,但到吴京出道的90年代,这类题材的市场已然收窄。

在内地发展的几年,吴京接过几部武侠剧,演过主角或者重要的配角,比如《功夫小子闯情关》里的杨学文,《太极宗师》里的杨昱乾,《小李飞刀》里的阿飞。那时的吴京,年轻俊朗,皮肤白皙,放在今天,完全可以列入“小鲜肉”阵营,他也被看做成龙、李连杰的接班人,未来要走功夫巨星的路子,先去香港影坛拼杀,再转战好莱坞,做国际巨星。

吴京确实去了香港,但大环境变了,他迎头赶上香港武侠片和整个香港电影工业的衰落。那几年,吴京在各个剧组里晃荡,演了大量配角,最知名的作品是《杀破狼》,他客串一个反派角色,有一句台词,以及和跟甄子丹有几十秒的打戏。在一次公开演讲里,吴京提到,拍那场戏,两个人打断了四根棍子。

铩羽而归,回到内地,吴京组局拍电影《狼牙》,讲述一个杀手与警察的爱情故事。它的演员和制作班底大多来自香港,后来参演《战狼2》的卢靖珊,正是《狼牙》的女主角。在豆瓣,它被归类为“动作片”“香港电影”,显然,当时的电影市场不再有这类故事的位置——《狼牙》投资400万港元,香港票房231万港元,内地票房423万人民币,吴京至少亏了上百万。

不知道是《狼牙》的亏损让吴京痛定思痛,还是同期获得巨大成功的“建军”系列给了吴京灵感,说不好从哪天开始,吴京彻底地变了,“功夫小子”向“特种兵”转身。他越晒越黑,眉心的川字纹愈发深重,顶着一张迷彩脸,吴京在新的浪潮里找到了自己的锚点。

初次试水是电视剧。2011年,《我是特种兵》在央视播出,前五集的平均收视率达到了3.25。一年后,第二部《我是特种兵之利刃出鞘》诞生,吴京出演了男主角何晨光。

据《半岛都市报》报道,《利刃出鞘》在南京举办新闻发布会时,原著作者、编剧、导演刘猛,带着吴京等主角主创到了现场。现场交流环节,刘猛重点强调了吴京进入部队训练一年半的经历:“最初他和我说,既然接拍这部戏,就想真实感受一下军人是怎样的,我就送他去部队训练感受,真没想到这一待就是一年半,他和所有普通军人一样,每天早起完成科目训练。”

吴京则说,为了追这个“迷彩梦”,他四年没有接影视作品,同时提到,他最初是“想拍一部关于特种兵的电影”,机缘巧合接了《利刃出鞘》。“关于特种兵的电影”,也就是后来的《战狼》。2014年,吴京在微博提到它的时候,名字还是《特种兵之战狼》。

可以说,吴京成功的原因非常复杂,他接受过多年的武术训练,经受过香港成熟电影工业的打磨,他的身上天然存在着一些民族、家国的气息,又在合适的时间感知到时代情绪,获得了资源的支持。

即便是如此,吴京也实在是过于努力。有媒体报道,《战狼2》宣发时,吴京亲自带团队在全国跑了至少30站路演,票房36亿时依然在跑。如果吴京赚不到钱,还有谁能赚到呢?

▲ 吴京硬汉特种兵的形象深入人心。图 / 电影《战狼2》截图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talemaindia.com